在顺利通过阿里巴巴运营岗的网上笔试后,北京工商大学新闻专业2015级的陈怡终于在10月12日这天进入到了面试环节。“面试内容是自我介绍和专业问题讨论。”在这个过程中,陈怡一下子知晓了与她同一面试小组的七个人的来历,“有来自北大的研究生及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等北京各大高校的学生。”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过程中,陈怡说她已经记不清整个面试环节历时了多久,但让她记忆犹新的是,面试结束后,他们八人坐在会议室外,按捺住内心的期待,有人摆弄手机,有人四面张望,等待着HR亲自通知最后岗位人选的那十分钟。

陈怡深知,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企业,想要进去着实不容易,但“从9月初参加阿里校招,通过笔试后,等面试也有一个多月了。”看着身边的舍友、同学们相继进入实习或就业岗,这让陈怡更盼着能在这轮面试中幸运地获得那份offer。然而,最终结果还是“被(悲)拒(剧)”了。因付出了昂贵的时间成本,陈怡心有遗憾,但让她更讶异的是,8人的面试小组里竟然没有诞生一个幸运儿。她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后来还相继参加了腾讯、今日头条、优酷等互联网企业的校招,结果很失望,都没通过。扑腾在2018年招聘大潮中的陈怡,确实不是孤例。

在今年的秋季招聘市场中,不少招聘者感到发愁--拿到一家心仪的互联网大公司的offer真得有那么难?“缩招”风波“阿里已全面缩减headcount(人员编制),所有业务线都不批offer,包括技术,近期招不上来的可能就会被砍掉了。”日前,有应聘者在职场社交应用脉脉上发表了上述留言。与此同时,还有传闻称“京东也在'全面停止社招,文件已发出'”。紧接着,有媒体还对“华为内部发布了《关于落实公司人才供应策略的决议》,宣布除特殊情况外,原则上停止社招”的内容大肆报道。瞬时,外界形成了一种“一边倒”的反应——看衰互联网行业,认为凛冬将至。对于一系列传闻,阿里官方于10月23日辟谣称,“这是假新闻”,同一日,京东集团相关人士也接受了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不仅对“全面停止社招”的传闻予以否认,还指出“目前社招需求仍很大”。

10月24日下午,华为中国大中华区媒体事务部方面就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报道不实。”由于薪酬体系和期权等奖励突出,使得BAT、华为、今日头条等互联网领域的排头企业,也成为每年应届毕业生参加校招的热门之选。从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中显示,大型企业和超大型企业的竞争指数最高,“从求职者的心态来看,大企业始终是求职者追求的热点。”智联招聘集团市场部高级总监李强如是说到。来自北京师范大学的侯磊便是典型之一。自2018年初进入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实习前,侯磊就规划着六个月实习期满后,再通过腾讯校招真正进入部门工作。

然而就在腾讯9月末启动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前,侯磊实习的部门便有了被调整的“危机”,考虑到校招名额有限,加之新学期后将面临各种毕业前的琐事,于是侯磊在暑期之后就主动请辞,离开了腾讯。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后来有打听,他实习过的那个部门被裁撤后,。合并到了其他部门。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在阿里、京东、华为三家企业被曝招聘收缩或停止社招以前,包括腾讯、美团、锤子科技和拉勾网在内的几家互联网科技企业,频频被曝出裁员现象。实际上,整个9月里都蔓延着腾讯裁员的消息。从初期的“裁员6000人”传闻,到真正公布架构调整,腾讯转向B端业务发展后,“涉及调整部门将被裁员”的消息再次接踵而至。

彼时,腾讯公关总监张军通过社交媒体直接针对裁员传闻辟谣,“HR今年有3000多人的社招任务,忙得很,没空裁员。”还不吝附上了“欢迎有志青年加入鹅厂”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