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美国著名小说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Asimov)曾为我们指出过机器人的基本行为规则:不伤害人类、服从命令和保护机器人自己。最近,英国标准研究院(BSI)发布了一份更为官方的机器人伦理准则文件,旨在帮助设计者创造合乎伦理的机器人。

BSI发布的这份文件叫作“BS8611机器人和机器人设备”,这是一份用干巴巴的语言编写的健康和安全手册,但里面所强调的不良场景可能直接取自科幻小说。机器人欺骗、过度依赖机器人和自主学习系统可能会超出他们的权限,这些都是制造商应该考虑到的危害。这份文件是在牛津 SocialRoboticsandAI 大会上提出的,是英格兰大学的机器人技术教授AlanWinfield指出,这些准则代表了将伦理价值嵌入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第一步。这是第一个公开发表的、针对机器人设计的伦理标准,比阿西莫夫的法则更为复杂,提出了如何对机器人的伦理风险进行评估。

BSI文件的内容一开始是一系列宽泛的伦理原则:设计机器人的目的不应该是为了杀死或伤害人类;负责任的主体应该是人,而不是机器人;要能够找出对机器人及其行为负责的主体。接下来的内容重点强调了一系列更具争议性的问题,比如同机器人建立感情纽带是否可取,尤其是设计的机器人是用来与儿童或老年人进行互动的。谢菲尔德大学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名誉教授NoelSharkey举了一个例子,说明机器人可以无意地欺骗我们。在一个幼儿园配备有小机器人,孩子们很喜欢它,认为机器人比他们的家庭宠物认知性更强,实际上就是和机器人建立了情感纽带。

该准则表明设计者应该致力于透明化,但科学家们却说,在实际操作中这可能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目前AI系统的问题,特别是这些深度学习系统,是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他们会做出这样或那样决定的。比方说,深度学习代理在完成某一项具体任务时,并不是按设定的方式;他们会尝试数百万次,来找到一个成功的策略,以此来执行任务——有时候这些策略是设计者都预想不到和无法理解的。该准则甚至暗示了可能会出现带有性别歧视或种族歧视的机器人,并警惕大家:这些机器人可能会缺乏对文化多样性和多元主义的尊重。这一现象已经出现在警察所使用的技术上,比方说机场应用该类技术识别出可疑的人,并将其进行拦截,这就是一种种族歧视的评判。

并且,深度学习系统基本上使用互联网上的全部数据,但问题是,这些数据是带有倾向性的,就像这些系统倾向于支持中年白人男子。所有人类的偏见都有可能被纳入系统,这非常危险。未来的医学应用程序还存在一种风险,即在诊断女性或少数民族患者时,系统可能不太熟练。已经有这样的例子:语音识别软件在理解女性时表现较差;面部识别项目在识别黑人面孔时,不像识别白人那样简单。

Sharkey建议给机器人也安装一个黑匣子,可以打开和检查。如果一个机器人存在种族歧视,可以关掉它,并将它撤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