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了,出来泡个澡,真是舒服啊。”伟仔双手张开,靠在澡堂子的一侧。昨天晚上,他写一篇对比北京和深圳硬件创业的文章,虽说不至于一石激起千层浪,但总归抛出了一个掷地有声的问题,引起了大家的讨论。

nn有讨论总是好的,理越辩越明,并且,在当下,好问题比好答案更为重要。此刻,伟仔很满足。nn“你是伟仔吧?”层层水雾对面,漂过来一个声音。同时,伟仔看到对面一团肉呼呼的模样,越走越近。nn“你是?”伟仔问。

nn“你昨天那篇文章我看了。我觉得你总结的很好。我也感觉北京的团队大部分是互联网背景,对“免费”和“羊毛出在猪身上”习以为常,注重体验,软件和服务方面是长项。会注意品牌和宣传,也会很早就考虑产品的市场形象,更依赖风投,融资,烧钱做大,继续融资,最后要么gobig,要么gohome。深圳的团队.....”nn“深圳的团队很多都有很强的深圳基因。

在世界制造中心摸爬滚打多年,各条线都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和人脉,代工厂是自己哥们,看一眼你的设备就知道各个部件是哪来的,总成本多少,可能有什么故障。硬件行业里的事情门儿清。盈利模式也很简单,找上游买零件,整合,然后卖给下游。更务实低调,不少在闷声赚大钱。”伟仔并没有等对方说完,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依旧双手摊开,仰着头,懒洋洋的继续说:“文章是我写的,能说点我不知道的吗?”nnnn“哦,是这样的,我们研究了不少硬件创业公司,发现一个特点:现在的硬件初创企业大多会先拿很少的一些种子投资,然后在众筹平台上预售大概100万美元的产品,接着拿800万~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nn伟仔听到这话,松弛的神经,一下警觉起来,这是BitsofCents网站上发布的最新趋势。而对方的用词是“我们”。我们。nn透过水雾,伟仔才看清,原来这么低调的北京腔,出自一个白人之口。伟仔立马意识到对方正是BitsofCents的人。

nn“你难道是.....”nn“没错。”对方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