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某一天的一大早,我就急忙赶往位于山景城的公司办公室去参加一个重大战略会议,会上需要作出一个重大决策,当时参会的所有人员其实心里都非常清楚,在这个会议上做出的决策在很大程度上将会决定TellmeNetworkds这个创业公司的生死存亡和未来走向。其实每个创业公司到了一定的发展阶段后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将目光转向了其中的一位团队成员,一位绝顶聪明的哈佛毕业的商业奇才,问他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

他的回答非常干脆和直接,建议我们应该接受AT&T的提议并给出了自己的原因。接着我又转向另外一位团队成员,问她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她的回答同样非常干净利落,明确建议我们决不能接受AT&T的提议,同时也给出了自己的原因。刚刚问到的这两位公司管理成员都是我非常尊敬的管理者,他们都比我有经验,然而他们对同一个问题的看法却截然相反。这时所有参会人员都不约而同地看向我。面对团队内部如此大的意见分歧,我肩上的压力可想而知。

整件事情发生的背景是这样的。Tellme是我们的一个创业项目,这是一个声控自动化项目,主要通过利用语音识别帮助用户通过电话获取他们想要的问题的答案(类似今天的语音助手siri和Cortana)。当时公司烧钱太快,而公司在短期内也无法实现盈利。最后我们不得不将业务重点转向专门为企业和运营商提供基于云服务的语音识别技术平台。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我们顺利搞定了AT&T、MerrillLynch、AmericanAirlines和FedEx等一些大客户。

然而我们取得的成绩引起了AT&T的注意,AT&T不仅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也是我们的早期投资方。他们决定和我们进行竞争,后来他们给我们下了一个最后的通牒:将Tellme平台授权给AT&T,将我们自己的服务从云服务模式转变为软件服务模式,同时只专注运营商市场。为此他们还愿意提前支付给我们一大笔钱,同时还有后续的收入分成承诺,如果接受AT&T的提议的话,我们这个创业公司基本就可以实现盈利了。这势必将是个艰难的决策:是根据AT&T所提议的那样彻底改变我们的商业模式实现盈利?还是继续坚持原有的云服务商业模式,为此而失去AT&T这个我们最大的客户,并继续烧已经所剩不多的钱与AT&T这个可怕的竞争对手进行竞争?面对这个决策窘境和文章开始提到的团队成员内部存在的严重意见分歧的情况,不管我们的决定是什么,都会造成一定的团队分类。面对这种决策场景,其实有很多决策的方法。

有的领导者,尤其是公司创始人,会依靠自己的直觉、激情和人格魅力进行决策;有的领导者则会更加理智地进行决策,他们会找出支撑自己决策的实时和数据,然后再进行决策。还有的领导者完全依靠自己手里的权利进行决策(我是CEO,我就决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