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摄影:邓攀对熊猫资本来说,共享单车行业似乎已经是一个远去的江湖了。

不过摩拜单车对熊猫资本来说,有特殊意义。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曾这么形容:就像乌镇大会,你进的是外围会场,核心会场,还是小马哥丁磊请吃的15人小饭桌?这是完全不同的。熊猫资本是摩拜的B轮领投方,在摩拜之前,成立于2015年的熊猫资本从来没有投过B轮后的项目。李论在美团收购摩拜的大会上投下了反对票。

在美团收购摩拜后,李论去国外散了散心,才想通了很多事情。现在,熊猫资本要看的是“下一个摩拜”。他们投了几个新零售领域、和线下流量有关的项目,也在拼命寻找年轻人喜欢的项目。李论认为,每代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样的需求——金钱、性、叛逆、自我表达和希望等,只是满足需求的方式不一样。

找到了这些项目,就赌对了未来。比如一定会有属于00后自己的社交APP,将来会替代微信、QQ。他和几十个00后聊天问他们的社交需求,每天见5个创业者去捞项目,但还是感觉大家脑洞不够大,很少出现让他兴奋的项目,只能聊累了第二天接着再聊。“因为少聊了一个,就可能会错过。

”李论说熊猫赌的是大赛道,比如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和内容消费,基于线下流量的新零售,以及人工智能与共享出行。同时,熊猫资本也在补充弹药、招兵买马。7月12日,熊猫资本宣布7亿规模的二期人民币基金完成最终交割,主要出资人包括中金启元、天创投、红杉资本、IDG、紫荆资本等机构。同时,熊猫资本一期美元基金即将完成首期募集。

最近引起热议的资本寒冬在李论看来只是正常的周期性变化,投资人整体花钱更加谨慎,钱更有可能集中到头部项目中,导致头部项目估值涨得更快。熊猫资本也会和创业者说,要调整融资节奏,以前一年融两次,现在可能两年融三次。接下来,熊猫资本仍然会以一年10个左右的项目“慢行”。“投资的商业形态更像是一个工匠的手艺活,很难大规模量化去做,而且也不应该规模化,因为没有那么多的deal让你去规模化,它不是工业化的生产。

”李论说。不过在他看来,最好的投资机构一定是体系化打法。他经常在朋友圈提及的是红杉的体系化打法,“老大够优秀,足够强,然后又有足够多的优秀的团队,所以能把这个体系搭建起来”。